您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禅讯 > 原创新闻

神秘古寺见证武则天登基 地宫惊现稀世珍宝

2017-12-22 09:19:43来源: 编辑:

佛教因政治而兴盛,也因政治而衰落,这在唐代社会尤为明显。

你或许不知道的是,我们耳熟能详的女强人,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正统女皇帝——武则天,她就对佛教推崇备至,在其统治期间,佛教可以说进入了史无空前的鼎盛时期。

长安作为中国唐代的佛教中心,得益于十六国、北朝、隋代该地佛法的兴盛与传承。前、后秦高僧道安、鸠摩罗什在此译经弘法,标志长安成为佛学盛地。西魏、北周的都城长安,崇佛氛围浓郁。隋文帝登基后大力复兴佛教,随着大一统国家的建立,佛教造像汲取南北、东西所长,形成了独具时代特色的长安风格。

唐太宗贞观十九年(645)玄奘西天取经归国,朝廷专设译场,海内英华翻经释典、创宗立说,中国佛教本土化进程加快。唐高宗、武则天执政的半个多世纪,唐代佛教最为繁荣,因家世渊源及政治需要,武氏特重佛法,迎送法门寺真身佛指至大内供养,在国内各州设立大云寺,大规模建寺造塔,开凿石窟,铸造佛像。大唐帝国的政治和文化中心长安,影响力辐射全国乃至海东。临潼旧称栎阳、新丰、庆山、会昌、昭应,地处京畿东门,1973年、1984年两次发现初唐、盛唐时期金铜造像五百余尊,数量居历次之冠。1985年发掘的开元二十九年(741)庆山寺佛塔地宫,延续了武周时期以金棺银椁瘗埋舍利的制度,为盛唐时期佛塔地宫的典型例证。

唐玄宗开元盛世以后,长安经历了安史之乱、会昌灭佛、黄巢起义多次劫难,城内郊外寺塔残破,经像毁废,所以临潼发现的佛教遗迹、遗物尤显珍贵。其中便有已被毁的庆山寺的珍贵文物。

庆山寺是一座怎样的寺庙,与武则天有怎样的联系,庆山寺的神秘地宫里又出土了些怎样的珍贵文物呢?在本次展览中,你都可以找到答案。

命运多舛的庆山寺

庆山寺的创建完全是基于武则天登临帝位之前的一次著名政治事件。

垂拱二年(686),雍州新丰县(今临潼)东南发生山体异动。在中国传统阴阳理论中,风雹、山崩、地震等都是执政者无德的预警,是上天对君主的警示。唐高宗就曾对永徽元年(650)晋州发生地震一事颇为忌惮,认为这是自己“政教不明”造成的。

面对这一棘手的挑战,武则天显示出了她非凡的政治才华,用“庆山者,王志德茂则生”的理论来化解危机,渲染此山“高二百尺,有池周三顷,池中有龙凤之形、禾麦之异”,将其命名为“庆山”,将新丰县更名为庆山县,并大赦天下。

根据《唐六典·尚书礼部》记载,当时的唐朝政府将祥瑞分为大、上、中、小四类,“庆山”就属于“大瑞”的一种。武则天之所以强调这次地震是“庆山”,就是要避开之前儒家通常所谓的地震山移是“阴乘阳,弱胜强,下谋上”的观点,转而强调庆山涌出是她统治良好的反映,是上天对她的肯定。

载初二年(690),武则天正式称帝。这一年,长安城中的万年县又发生了新的山涌,官员奏表说有位天竺真僧献状,指认此山为佛教圣地耆阇崛山,武则天以佛教转轮王的身份君临天下。

这样一来,不仅是万年县的庆山被解释成了佛教的耆阇崛山,连之前的新丰庆山也跟佛教产生了关联,而庆山寺就是在这一复杂的历史背景下创建的。

历史上,庆山寺在经历武周时期的辉煌后,有过多次兴衰。

依据《上方舍利塔记》碑可知,庆山寺的第一次衰落源于风灾。

唐代的关中地区,夏季风灾频发,并且经常发生在低洼盆地和山脉背风坡处,寺院不幸中招。

除此之外,中宗复位、睿宗执政,失去政治后盾的庆山寺,地位一落千丈,在风灾后也没有得到及时修缮,久经岁月后便逐渐没落。

幸运的是,到了开元年间,新丰县前县令唐俊途经此寺,见寺庙竟然荒凉至此,于是命长安温国寺的承宗法师为寺院主持,组织僧人重修庆山寺。

开元二十五年(737)至二十九年(741),经历寒暑四载,寺院终于修缮完成,并于四月初八日瘗埋舍利于地宫。

德宗年间,庆山寺改名为持国寺。武宗会昌灭佛时,庆山寺被毁。

神秘地宫现珍宝

1985年,临潼代王镇姜塬村新丰砖瓦厂附近发现庆山寺塔地宫,地宫甬道发现《上方舍利塔记》石碑,碑额刊刻“大唐开元庆山之寺”。

至此,庆山寺重现于世。

庆山寺塔地宫位于寺塔之下,是瘗埋和供养释迦如来舍利的神圣空间。

瘗埋舍利和地宫封闭时间为开元二十九年(741)四月初八日,为释迦牟尼的诞辰日。

瘗埋舍利是一项重要的佛教活动。

佛教认为,供养佛舍利犹如供养佛本身,可得“最上福田”。

庆山寺塔地宫是典型的唐塔地宫,平面呈“甲”字形,内室北壁设有工字形石棺床,上面安置着释迦如来舍利宝帐。银椁、金棺、琉璃瓶在宝帐内层层套接。舍利盛放于绿色琉璃瓶之中,并用锦绮覆盖,是整个地宫的中心。

地宫出土文物130件(组),涉及到金银器、铜器、琉璃器、陶瓷器等多种类型,体现了佛教七宝的种种供养。另有人面纹胡瓶、鎏金缠枝纹铜高足杯和网格纹琉璃瓶等。地宫石门、石碑和宝帐之上的繁缛细腻的线刻图案,通体以缠枝、海石榴、团花为地,充满着浪漫瑰丽的盛唐气息。其中也不乏罕见的稀世珍宝。

在这些佛教珍宝中,佛教在武则天时期的鼎盛之势已展露无遗。

《资治通鉴》里还记载了这么一件事:

证圣元年(695),武则天下令造了一个夹纻大佛像,仅仅一个小指头中间就可以容纳数十人,可见佛像之大。而后为了建造安置佛像的场所,“日役万人,采木江岭,数年之间,所费以万亿计,府藏为之耗竭。”

武则天对佛教如此推崇,其中既有母亲为隋朝宗室之后,从小深染佛法的原因,也有更为深层次的政治目的。

在她的政治生涯中,有一座寺庙至关重要,可以说,它的存在见证了一代女皇是如何突破层层阻碍,最终登上了皇权的巅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