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禅讯 > 原创新闻

人在生气的时候,最丑

2018-01-10 08:34:45来源: 编辑:

      生气让你面目可憎 

      动辄发怒是放纵和缺乏教养的表现。 

——普鲁塔克


      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。在人的七情六欲中,有一种就是怒。梁实秋说:“一个人发怒的时候,最难看。”这是说,当一个人发起怒来的时候,脸红脖子粗,有损形象。 

      胡适先生在《我的母亲》一文中,结合母亲的经历感慨道:

      “我渐渐明白,世间最可厌恶的事,莫如一张生气的脸;世间最下流的事,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。这比打骂更难受。”


01

人生气时,是最丑的时候


由于父亲早亡,胡适的母亲是当家的后母,家里的财政并不宽裕,一年到头全靠胡适的二哥在上海经营调度。

胡适的大哥从小就是败家子,赌博、吸毒,每次回家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拿出当了,到处欠钱,每到除夕,家里总有一堆要债的,母亲每次都好生招待,等半夜的时候,才每一家债户发一点钱。

好说歹说,把讨债的人劝回去,等到胡适大哥回来,她不出一句责备的话,不露一点怒色,依旧和胡适的大哥大嫂一起吃团圆饭。

胡适描述到:“大嫂是个最无能而又最不懂事的人,二嫂是个很能干而气量很窄小的人。她们常常闹意见,只因为我母亲的和气榜样,她们还不曾有公然相骂相打的事。她们闹气时,只是不说话,不答话,把脸放下来,叫人难看;二嫂生气时,脸色变青,更是怕人。她们对我母亲闹气时,也是如此。”

“我母亲的气量大,性子好,又因为做了后母后婆,她更事事留心,事事格外容忍。……我母亲待人最仁慈,最温和,从来没有一句伤人情感的话。”

母亲的性格对胡适产生很大的影响,使胡适懂得了:尽量不给人看一张生气的脸。

胡适自己这样评价:“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,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,如果我能宽恕人,体谅人,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。”

母亲温和的性子和宽宏的气量对胡适影响很大,胡适本人几乎是民国时代,性子最温和宽厚的人。

这样的性格也为他带来了好的人缘,以至于在民国时候流行一句话“我的朋友胡适之”,社会各界人士都以和胡适交友为荣。


02

爱生气,是因为层次不够


其实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

《礼记》里说,“喜、怒、哀、惧、爱、恶、欲七者弗学而能”,也就是说人有各种情绪是本能,是天生就有的。

生气有什么危害?危害实在太多,首先伤身,其次误事,再者毁誉、伤感情,甚至还有人因此而葬送了性命。

春秋末年,邾国有一任国君是邾庄公,名叫曹穿。

有一次,邾庄公与大夫夷射姑一起喝酒。

期间夷射姑出来小便,看门人向他讨肉吃。

结果着急去如厕的夷射姑,气不打一处来,就夺过看门人的木杖追打他,吓得看门人抱头鼠窜,呼嚎奔命。

过了些日子,邾庄公到庭院中散步。

这位看门人就假装打水泼洒庭院。邾庄公见庭院满地湿漉漉,顿时发怒喝问。

看门人就骗他说:“夷射姑旋焉。”(是夷射姑小便给弄脏的)

邾庄公顿时暴跳如雷,下令抓捕夷射姑,可是吩咐下去好久都没有抓到。

邾庄公闻听更加怒不可遏,急得栽到床上又从床上跳下来,却不小心跌入了床边的炭炉中烧伤了。

不久后,邾庄公就因烧伤的皮肤感染溃烂而死。

明代思想家薛文清,号称用二十年治一“怒”字而不尽,“是知克己之难。”

人的情绪之难控制,可见一斑。

修养高如林则徐、曾国藩这些人,也难免有动怒之时。

但层次越高的人,越懂得控制住自己的情绪。

一个生气门槛很低的人,要么是不成熟,要么是没有教养。

一旦生气就要逞凶作恶的,不是显示出你的威严,而只是凸显了你的无能,败光你的人品。

《吕氏春秋》载,要考察一个人能否担当大任,有几种方法,其中一个就是“怒之以验其节”。

故意激怒他,观察他表现出来的品德、节操:他是破口大骂,还是沉着隐忍;是斤斤计较、纠缠于坏情绪,还是很快就忘怀得失;是将过错喷洒在别人身上,还是只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真正修养好的人,无故加之而不怒,猝然临之而不惊,善于将怒气化解成霹雳手段,化解困局。

所以爱生气,归根结底,是因为做人的层次不够。


03

不生气,是修养,更是智慧


《中庸》中讲:“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,发而皆中节谓之和。”人在没有产生喜怒哀乐这些情感的时候,心中没有受到外物的侵扰,是平和自然的,这样的状态就是"中"。

所以,层次越高、越有智慧的人,越懂得控制情绪中的人格和修养的意义。

清朝名臣林则徐一生为官,走遍十八省,每到一地都要带着他的座右铭“制怒”。

当时虎门销烟,林则徐风头正旺。

哪里知道西方侵略者一路打到天津,逼得皇帝严办林则徐。

听到皇帝的圣旨,林则徐悲愤莫名,吩咐家人收拾行装,准备离开广州。

他指了指卧室里的“制怒”横幅,对夫人说:“把这个也带上吧。”

夫人问:“比这贵重的都还没带,你带这个干嘛?”

林则徐回答:“这件最宝贵。我办事数十年,时时记着它。如今老了,还要靠它养身呢。”

正如明末清初的著名文人申涵光所言:“制怒者当涵养于未怒之先”,要想在“路怒”之时保持理性的克制,就要防“路怒”于未然。

清代“扬州八怪”之一的郑板桥,在任山东范县(今属河南)、潍县知县时郁郁不得志。

当他受上司讽压、怒气来时,便铺好宣纸,提笔画竹,以抑怒气。

画完以后,心理舒坦了,画艺也越发纯熟,一箭双雕。

尤其他因助农民告状及办理赈济得罪豪绅而罢官后,画竹更成为他晚年自娱怡乐、排怒解愁的养生之道。

你站得越高,越不容易生气。

有时候,在遭遇别人恶语相加之时,不妨人为拔高自己,因为我比你高级、高明,所以无论你怎么说,我都不生气。

台湾作家李敖常常在各种场合痛骂曾经的朋友余光中。

蒋经国死后,余光中为他写了一首诗《送别》。李敖骂余光中是“马屁诗人”。

有人就去问余光中:李敖天天找你茬,你从不回应,这是为什么?

余沉吟片刻答:“天天骂我,说明他生活不能没有我;而我不搭理,证明我的生活可以没有他。”——你看,不仅不生气,还能幽默对待。

面对别人的发难,不要轻易动怒,这既是做人的修养,也是高明的处世智慧。

《论语》:子贡曾问老师: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”孔子答复:“其恕乎!”。

意思是说,“有没有一个字可以终身奉行的呢?”

孔子回答说:“那就是恕吧!恕己恕人,对事对人皆以“恕”字待之,才是不生气的终极法门。

诗云:“君子如怒,乱庶遄沮;君子如祉,乱庶遄已。”这是说有地位的人,赫然震怒,就可以收拨乱反正之效。一般人还是以少发脾气少惹麻烦为上。盛怒之下,不但自己的样子很难看,而且,体内血球不知道要伤损多少,血压不知道要升高几许,总之是不值得。另外,血气沸腾之际,理智不大清醒,言行容易逾分,于人于己都不相宜。 


一些人很容易生气,他们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对别人发脾气,跟人吵架,但是无论怎样表示愤怒,结果往往都是以后悔告终。一个人在生气的时候,面红耳赤,大吵大闹,嘴巴张得大大的同时,却关上了智慧的大门。最后不仅失去了理智和尊严,还给周围的人传递这样一条信息:他修养不好,涵养不够……如果我们常常告诫自己不生气,这一切就不会发生。 

希腊哲学家皮克蒂特斯说:计算一下你有多少天不曾生气。在从前,我每天生气;有时每隔一天生气一次;后来每隔三四天生气一次:如果你一连三十天没有生气,就应该向上帝献祭,表示感谢。由此可见,减少生气的次数便是修养的结果。 
另一位同属于斯多亚派的哲学家罗马的玛可斯•奥瑞利阿斯这样说:你因为一个人的无耻而愤怒的时候,要这样的问你自己:那个无耻的人能不在这世界存在么?那是不能的。不可能的事不必要求。坏人不是不需要制裁,只是我们不必愤怒。如果非愤怒不可,也要控制那愤怒,使发而中节。佛家把“瞋”列为三毒之一,“瞋心甚于猛火”,克服瞋恚是修持的基本功夫之一。 
燕丹子说:“血勇之人,怒而面赤;脉勇之人,怒而面青;骨勇之人,怒而面白;神勇之人,怒而色不变。”生而喜怒不形于色,那天赋实在太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