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禅艺
禅艺

诗人杜甫与佛教的因缘

2017-11-19 09:43:47来源: 编辑:

杜甫秉具殊胜的佛缘,其一生倾心于佛教。喜游寺访僧,求法参禅杜甫秉具殊胜的佛缘,其一生倾心于佛教。喜游寺访僧,求法参禅

  文/许美中

  杜甫(公元712—770)字子美,原籍湖北襄阳,迁居河南巩县。杜甫早年研习儒学,二十岁时开始漫游吴越齐赵,过了十年左右裘怀清狂的生活。三十五岁以后到长安求官,不第。后两次献赋,为皇帝赏识,但没有得到官职,在长安困居十年,生活艰辛。四十四岁他当上了左卫率府胄曹参军的小官。这年,安史之乱起,杜甫流亡了一段时期,又被俘拘留长安。757年,由长安奔凤翔,肃宗李亨给他左拾遗的职位,未几,贬华州司户参军。四十八岁以后,他弃官入蜀,漂泊西南,一度挂着检校工部员外郎的职衔,曾于成都营建草堂,但并未久居五十七岁离蜀,漂流湖湘。五十九岁病死于湘水舟中。

  杜甫是唐代伟大的诗人,一生仕途不顺,生活坎坷。他以严肃的态度,经历了唐朝由全盛突然崩坏的大变动。以深沉的心感受了人民离乱中的痛苦和渴望,把这些熔铸成不朽的诗篇,他的诗是苦难中人民的心声,被称为“诗史”,而杜甫则被尊为“诗圣”,全唐诗收其诗1445首,有《杜工部集》。

  杜甫秉具殊胜的佛缘,其一生倾心于佛教。喜游寺访僧,求法参禅,曾到五台山研习佛法,与京师大云寺主赞上人交契极深,杜甫诗中有关佛寺的题诗及谈禅说佛的诗作,约有数十篇之多。诗人杜甫在崇儒之时,也虔诚礼佛,他的佛诗也蕴含般若思想,杜甫的诗现实主义的情感很突出,但在尘世生活的困苦、烦恼中,也时常萌发出世的感情。

  杜甫极倾心于禅宗。《秋日 夔 府咏怀》诗中有句云:“身许双峰寺,门求七祖禅”。“双峰”指禅宗四祖道信所居之湖北黄梅双峰寺。“七祖禅”指北宗七祖普寂的禅法。这二句诗表达了诗人对北宗禅的崇仰。

  杜甫写有多首佛诗,现作一赏析。

  其一《游龙门奉先寺》:

  已从招提游,更宿招提境。

  阴壑生虚籁,月林散清影。

  天阙象纬逼,云卧衣裳冷。

  欲觉闻晨钟,令人发深省。

  诗中的“龙门”指洛阳的龙门石窟,奉先寺为唐代龙门石窟中规模最大的石窟。“招提”指寺院。“虚簌”,由自然界虚隙中发出的声响。“天阙”,指高耸入云的阙塞山。

  开元二十四年后,杜甫游洛阳龙门作此诗。全诗大意是:我到奉先寺游赏,并住宿在寺院的佛境之中,从幽深的山谷中发出阵阵声响,令人感到空隙来风,月光清冷,银辉洒向林间,更显静穆气氛。阙寒山高耸入云,仿佛逼近天空中的日月星辰,晨钟清音,传入耳畔,不觉醒来,更令人深省佛理。此诗平淡自然勾画了诗人夜宿奉先寺,由景生情,由色悟空的妙趣。

  其二《望牛头寺》:

  牛头见鹤林,梯径绕幽林。

  春色浮天外,天河宿殿阴。

  传灯无白日,布地有黄金。

  休作狂歌老,回看不住心。

  此诗为杜甫游四川梓州邓县牛头山鹤林寺所作。布地句出《阿弥陀经》极乐国土有七宝莲池,池底以金沙布地。不住心:犹无住心即指空静禅心。此诗名望牛头山,即是通过写牛头山景色表现诗人对禅居修行生活的向往。前二联表现牛头山禅寺的幽静超尘脱俗,高于天外,与天河相接。后二联写牛头山禅师不分白日黑夜传灯布道的功德无量,表白自己不作狂歌态亦修成不住心的心愿。此诗多直接用禅语入诗,极富禅意。

  其三《山寺》:

  野寺残僧少,山圆细路高。

  麝香眠石竹,鹦鹉啄金桃。

  乱水通人过,悬崖置屋牢。

  上方重阁晚,百里见秋毫。

  唐肃宗乾元二年秋,杜甫寓居秦州(今甘肃天水),游览了麦积山,写下这首游寺诗。麦积山在天水市东南,麦积山石窟即建造在这悬崖峭壁上。诗的首联写麦积山的山势形貌,及其荒凉境况。颔联以秦州所产花鸟安然自得、眠而不惊的情态点染山寺幽静,游人不多,余僧无几的景象。颔联写秦州一带秋天多雨,山间流水纵横,登山者须寻找可通人过的浅流。“悬崖置屋牢”句,描绘出麦积山石龛的开凿工程的艰险。末联写诗人傍晚时分登上山顶,只见秋光妍丽,四野风物,巨细尽收眼底。

  杜甫《山寺》诗是我国现存古典诗歌中最早咏麦积山的诗篇,弥足珍贵。

  唐代宗大历四年(公元769年),杜甫离蜀入湘,游岳麓山,正是马祖道一弘法之时,诗人作长篇禅诗《岳麓山道林二寺行》,这是杜甫晚年所作的湖南纪行诗之一,岳麓山在长沙县西南,山顶有岳麓寺,道林寺在山下。本诗主旨从写二寺景观之胜,引发出在此结庐终老之思,表现诗人对佛地宝山的向往。

  杜甫的佛教文学作品主要有:游修觉寺;上兜率寺;上牛头寺;已上人茅斋;谒文公上方;寄赞上人;宿赞公房;谒真谛寺禅师;太平寺泉眼;大云寺赞公房四首;别赞上人;法镜寺:赠蜀僧闾丘师兄;题赋禅师屋壁;涪城县香积寺官阁;大觉高僧兰若;望兜率寺。